腐到烂了的小蘑菇

惊悚乐园同人
封不觉中心 图文合集本
《MR.CRAZY》本宣&印调

本名:《MR.CRAZY》

正本cp:封不觉中心

G文cp:贩罪相关

【正本分级】全年龄

特典:开车(价格待定)
【特典分级】R18

主催:蘑菇

文手:阿斯巴苦 @阿斯巴苦 、doller @季知-機智-辣么帥氣 、赤木 @不是黃木是赤木 、黄绿 @一岁一枯荣 、七九 @一叶悠游 、寄江 @寄城江千 、暮容清 @暮容清。 、登登 @輮以为轮 、花以儒 @花以儒 、姜葑 @姜葑先森 、冷cp @冷cp_Nemo最可爱了

画手:阿光 @阿光MuHai 、阿斯巴苦 @阿斯巴苦 、叶凉 @叶凉 、雨月 @雨月 、方向 @方向 、烟雨 @烟雨子-EX连队之心 、赤无帅帅帅 @赤无帅帅帅_陷入瓶颈 、季知 @季知-機智-辣么帥氣 、赤木 @不是黃木是赤木 、寄江 @寄城江千 、登登 @輮以为轮 、腹减 @闭门学习 、笙繁 @笙繁_中考已死

特邀画手:恶果 @恶果 、药效 @Yoxic_ 、汐泫 @直至春日

校对:书记官 @书记官未来的消失 、蘑菇

排版: @熊师尊掌柜

代理工作室: @熊师尊掌柜

预估字数:18w↑↓

漫:26p↑↓

可加购周边:
亚克力挂件×2
明信片×4(一套)
海报

规格:A5

预估页数:350P↑↓(可能分册)

售价:待定(预估75+)
预售时间:九月初
本子工艺包括:内外封设、字体凹凸、烫金or烫银

*真的很抱歉,这本本子倾注了我们所有文手画手太太们的心血,本子本身工艺更是几乎不要成本地往上加,所以不可避免的会,有点贵……

宣图来自:方向 @方向

试阅文字版:

叹封《人间朝暮》
By阿斯巴苦

文章节选:

  有人对我说:'封不觉是老虎,'我的答复是,'喜欢';有人对我说:'封不觉是绿鹅。'我的答复依然是,'喜欢'。因为是你,所以无论怎样,都喜欢。
  过去的经历当年觉得宛如地狱,现在回想却发现也正是因着那些困苦,才让我们走到一起。
  我愿我们的爱情,不是条件的映射,不是粗糙的拼接,不是世俗的结合,也不是他人眼中的风景。而只是,在这个喧嚣浮华的世间,很高兴遇见你。
  我们曾以为脚踩地狱,其实,那是天堂的倒影。
这段感情,萌生在被窜改的开始之中,生长在日渐繁茂的树荫之中,奔行在烛光照亮的廊道之中,闪耀在万星沉浮的夜幕之中,流动在拂面而来的柔和清风中,燃烧在火舌噬咬密函的时刻之中,沉湎在虚假的幻梦之中,依偎在游散的玫瑰香气之中,挣扎在往昔记忆之海倒灌入生命之河的溯流之中,旋转在攀升至顶的强烈渴求之中,扎根在你我生命点滴之中。
始于两次截然相反的初见,蕴于日常生活的点滴,长于相知相守的经年岁月,绽于共同铸就的和平盛世,最后,水到渠成的联结。两个独立分明的个体由排斥到接受,直至渐趋融合。
  从四面八方,一层层覆盖人世困惑之网的死结,已经松解。

试阅二

封吞《非典型性同居记录》
By森罗

封不觉收拾了下东西,大步往门口走,边走边说:“那就这样吧,要是你之后还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找我。这次价钱按之前说好的算,打到我卡里——”
他出门时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说:“哦还有我刚才就想问了,你半小时都没呼吸不憋的慌吗?”
鬼骁:“……”
他眼睁睁看着封不觉带着戏谑的笑意关上了他的门。
——所谓灵媒,一百个人里可能也出不了一个,而十个灵媒里九个不好交流。
——剩下那个,可能是看着好交流其实性格特别糟糕。

*顺便说一句,这次因为成本问题,不会二刷!
不二刷!
不二刷!

印量调查(链接):http://vote.weibo.cn/poll/138119004
*手机党无法点开的可戳评论区一楼
谢谢大家!

这次印调关系着本子最后的印量、成本和售价,请认真填写,谢谢!

印调时间:

截止至 8.20 24:00

求各种霆峰相关的好文or太太

占tag抱歉
这里入坑太晚太晚,很喜欢霆峰,然而已经错过了当年的WIFI盛世【哭唧唧
求求求有什么以前很好看很推荐的霆峰文啊【跪求
谢谢宝贝儿们qwqqqq

注意!!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第一次码惊悚相关,给季知太太的生贺
如能接受,请往下翻

全城的人都知道有三条铁律。
    一、不能招惹封不觉
    二、不能招惹王叹之
    三、如以上第二条为能遵守,请一切以第一条为准。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作为王家家主的王叹之,他宠儿子,而且,是十分之宠儿子,宠到没天理的那种。
    王叹之宠儿子宠到什么地步呢……王叹之能够在百忙之中硬生生抽出时间去学医,外科,就因为他儿子曾经说过想当新一代福尔摩斯,想要一个像华生一样的医生当助手;一般来说,一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苗了恨不得孩子能够出人头地接管公司,王叹之不,一天到晚拼命三郎架势地工作就为了让他儿子舒服点  ,随心所欲最好,万一坐吃山空?王叹之几乎拍着胸脯说没事我养着……
    以至于任何人有幸见到过这位几乎活在都市传说里的太子爷时眼珠子几乎脱了窗
    这这这怎么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封不觉自小就是个混世魔王,十岁能坐在马桶上写出愤世嫉俗的论文:十二岁时能装作小萝莉对政府人员进行行骗;能帮自家老爹躲过无数次梅毒、绿帽、佛跳墙;还能踹断猥亵男童的猥琐大叔的命根子……

    不仅如此,封不觉还该死的自恋自负,引用封不觉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英雄生不逢时,但黎若雨古小灵敢拿封不觉放进冰箱的冰镇内裤断言,封不觉就算生在乱世也绝对不会是英雄,这位明明身在豪门仍自称以写小说糊口的艺术家大文豪骨子里绝对有反社会人格!
     如果有哪一天她们听说封不觉因为抢了银行而蹲局子她们也毫不惊讶的那种,当然封不觉就算抢银行了也不会去蹲局子,王叹之总会有办法能把这位麻烦精从局子里捞出来.
      这种几乎等同于恐怖分子的反社会自恋狂,这种他人本应唯恐避之不及的存在,但是,还有一个但是,还有唯一的一个例外中的例外.
    他就是封不觉.
    有句私底下流传甚广的话怎么说的来着?
    封不觉的美貌与他性格的恶劣一样声名远扬——
    封不觉长得太好,是连他恶劣的个性都无法掩盖的好,好到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朵带刺带毒的曼陀罗,仍然心甘情愿地飞蛾扑火.
    但很奇怪的,平心而论,封不觉绝不是那种雌雄莫辨甚至倾国倾城的长相,顶多也不过是阴柔的清秀,不过是他从骨子里透出的魅力,硬生生地将他本是清秀的长相渲染得独一无二.
      阅遍美色的人知道,漂亮和美是不同的——
      漂亮是单薄的,只流连于皮肉以上的东西,纸醉金迷的社会,漂亮青春漂亮身体的美人多的犹如过江之鲤,越来越死板如流水线般的美人打人们眼前掠过,过目即忘.但美是更深层的,可以钻进皮肉,透过骨子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它可以不像漂亮的外表一样打眼,但一定会在某个瞬间死死抓住你的视线,让你的目光犹如违背主人的理智一样久久停留,直至坠入追逐的深渊.
    这样一位美人带着一群金字塔顶尖的年轻人走进这家“夜色”时,人群们已经隐隐开始骚动起来。
     十八九岁,尚是青涩得足以掐的出水的年纪,略显苍白的透亮肌肤,微微狭长的眼形,眯起来笑的时候就像一只不怀好意的狐狸,鼻梁挺直,有着阴柔长相的人大多都有的薄唇,裸露在领口外的锁骨对称笔直,裁缝精心剪裁量身定做的衬衫掐出动人的腰线,挺翘的臀,还有双那能玩一辈子的大长腿……连翘起腿时裸露出的脚踝都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也能被这个生来就注定蛊惑众生的青年穿出无人能及的风采,就连夜店里昏黄暧昧的灯光似乎都偏爱他,迫不及待地扑在他的身上四处流连,从他略显阴柔的脸开始,经过脖颈,打过胸膛……最后所有人痴痴地望着他的脸,有人看着他的薄唇,薄唇之人多薄情.在封不觉这碰的头破血流的情场高手或是痴男怨女还少么?
    但最多人看着的是他的眼,灯光的照射下,就连自称“地狱前线”与他常常相处的团员们也不由自主地沉迷进去.他们几乎在此时才发现,封不觉的睫毛很长,半眯着眼假寐时让人禁不住联想到轻轻悄悄飞舞着的蝴蝶翅膀.封不觉的眼仁很黑,是能与光交相晖映的清亮.与他相处许久的众人似乎也才发现自家队长居然长得这么……祸国殃民?
    黎若雨和古小灵率先在美色的诱惑中清醒过来,看着身边的好友们盯着封不觉痴迷的眼神,莫名有些许担忧.封不觉的魅力连她也无法抵挡,更何况这些与封不觉敌对过合作过的人们呢?黎若雨再怎么对自家团长的的自恋自负平日里一系列抽风无语的行为进行鄙视,也不得不承认,封不觉的人格魅力几乎自带BUFF,他可以无下限,可以没节操,但他永远对自己的朋友比对自己还好,在危机时刻仍沉着冷静,时刻照顾着队友……可以说封不觉本人就是一个BUG中的BUG,还有莫名自带的吸引男人气质……黎若雨和古小灵眼神交错,默契出声打破了这几近窒息的氛围,众人才如梦初醒.黎若雨在昏暗的灯光下也可清晰地看见众人的恍惚,再瞟过今夜一直心不在焉的封不觉,黎若雨开始头疼了.
      明明有着最不靠谱无厘头的行为,在关键时候却意外的冷静可靠,虽然圈子里并不以阶级的高低决定位置,但封不觉早已把这些各个领域的天之骄子折服了,不止“地狱前线”内部,很多时候,封不觉也已经隐隐地成为团队的领导者,在金字塔顶尖的一群人的领头已经被筛选出来了.在不过刚刚成年的年纪……青涩又成熟,冷又恶搞,清醒又慵懒,封不觉简直就是矛盾和麻烦的集合体!黎若雨有点想叹气,怎么就让他们摊上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团长?!
    ……不过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以封不觉恶劣的性格行事却仍然有大把人奋不顾身飞蛾扑火了呢……

    毕竟……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美色当前,利字当先,即使不为那副身子那张脸,单单封不觉三个字所代表的利益都是他人无法想象的,或多或少地对着这位王家的小太子动心思的大有人在,但正所谓“美色诚可贵,利益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两者皆可抛”,教训这种可能要命的东西,一次足以,绝大多数人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哪会不长眼地巴巴凑上去?
    曾经有人不长眼地借着酒劲上去调戏,结果呢,那个愚蠢至极的男人在被这位小太子当场踹断了命根子之后就一直生死不明,谁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那位王家掌权人的手笔,但谁会在意呢?
在这个王氏一家独大的地盘里,所有人都知道
      ——封不觉是王叹之的逆鳞.
      不过这也有好处,这给封不觉减少了不少的麻烦,而封不觉……这位极度不喜欢扩大自己的社交圈的初中二年级直接肯定地表示乐见其成,黎若雨甚至可以断言这位自封大文豪的白痴几乎是乐在其中
      “有意思么?”黎若雨问,“王叹之不可能不知道你来这里.”
      “你不懂的,黎女侠”封不觉翘着二郎腿,“这就是所谓的情趣啊!”
    众人“……”.
    特么的你所谓的情趣就是带着我们逛夜店?!你自己作死居然想拉着拉着我们一起背锅?!在场的谁不知道王叹之看着纯良可芯里切开都是芝麻!众人想了想王叹之冒着黑气的笑脸,集体打了个寒颤,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不仁我就不义了!一人被怼全体开溜一直是这个小团体的团体美德,黎若雨作为“回收间歇性发疯团长·为民除害小分队”代表一个电话就打给了王叹之,毫不留情喜闻乐见地就将刚刚拖着众人来到“夜色”的封不觉给卖了.偷偷挂了电话,众人疑惑起来,这封不觉不是一个大写的家里蹲吗?怎么忽然来了兴趣逛夜店来了?
      谁知这边的封不觉也在借着昏暗的灯光掩住自己尴尬,自前几月他把那个试图对他动手动脚的男人的命根子踹断后,他每次回家都在王叹之一日过一日的深邃眼神中心惊肉跳.
    他至今都无法忘记王叹之大发雷霆时的神情,那是雄狮对他人侵犯自己领地时的暴怒!
      封不觉再如何成熟淡定也不过才十八九岁,面对这样暴怒时的王叹之却不觉恐怖,反而有点心慌意乱.咦他怎么觉得这样少见的王叹之很帅,帅的他都有点心跳加速了?
      众人还未从觉哥的美色和对觉哥的吐槽中挣脱出来,包厢门已经被人粗暴地拽开,王叹之大步流星地走向一脸懵逼的封不觉,二话不说扛起封不觉往外走,身后的秘书毕恭毕敬地进门向众人道歉,然后以百里冲刺的步伐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追着老老板扬长而去。
      一路无话,直到封不觉跟着王叹之进了家门,封不觉才动起刚刚停滞的思维,不安地站在王叹之的面前。
      很久很久之后,王叹之叹了口气,“下次去酒吧之前,先跟我说一声。”封不觉这才仿若被踩到尾巴的兔子一样假装沉稳地回到房间,轻轻捂住胸口,心跳跳动的有些超越他平日里平均值的快。封不觉兜兜转转地找寻着心跳加速的理由,过于紧张,运动过后……最后却仍骗不过自己心底的声音
      不好,封不觉忧伤地想.
      要弯.

     
      总裁的心情最近好像很不好。
      最近被总裁吓得有点心惊肉跳的王氏集团公司员工们一致肯定这个事实,自家平日里平易近人的帅气总裁居然开始往面瘫发展,开始有了言情小说里标配的酷霸狂帅拽总裁形象。哎呀自家总裁终于有了霸气总裁的形象了好开心……个P啊!靠你知道原先帅气温柔的总裁可以打趣的总裁有多好多可贵吗?!以前总裁一下班就回家的现在居然会加班了啊!加班就算了,哪个老总不加点班对吧,但王叹之往日一向以温柔形象示人,猛然间整个人冷下来,一群精英站在总裁面前都被扑面而来的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一旦出了什么差错,一个眼神瞟过来能让人不寒而栗。
      王氏集团的员工们简直要崩溃了,自家总裁不加班就算了一加班简直不要命啊!低气压压的所有人都要哭了有木有!秘书君更要哭了,以前怎么没看出顶头大Boss还有加班狂人的天赋?加班就算了现在总裁的低气压简直压死人了好吗?他有好几次被自家上司吓得手都抖了!难道小太子和总裁闹矛盾了吗?他们是无辜的请不要殃及池鱼啊!
      宅在家里的封不觉打了个喷嚏,抽出一张纸巾擦擦鼻子,继续沉迷游戏,当然就算他知道员工们的腹诽,她也只会摊手表示很无辜,怪我咯?
      王叹之看着逐渐变暗的天色,无奈地捏了捏眉角,不知道觉哥在家里有没有按时吃午饭?天气开始转凉了,觉哥在家还有没有开空调?……王叹之在遇见封不觉的前半辈子从没谈过恋爱,也未曾对某个人动过心,但也曾设想过未来的妻子,哪知会遇上封不觉这么个祸害,让他前十八年等待他到来的日子变得几乎等同于行尸走肉?
      但最近的封不觉开始躲着他,晚上睡前封不觉也不再向平时一样与他互相来个晚安吻……今天是封不觉的生日,或许是个解除这种氛围的好机会?
     
    而这边的封不觉在明白自己喜欢自己的养父后,毫无心理压力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继续沉迷游戏。最近他在玩一款名叫“惊悚乐园”的游戏,并且表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至于王叹之?觉哥表示淡定,都已经相处十几年了,不急于一时,再说他马上就要成年了,成年了的话就算在一起了上个床小叹也不会有什么关于猥/亵的罪名,你说对不?
      今天是封不觉的生日,封不觉百分之百地确定王叹之会提前回家,常年不在意自己形象的封不觉从衣柜里扒拉出那件据说名家手工制作的西服套上,照了照镜子,对着镜子自恋。
        我这么帅,还怕王叹之不动心么!
        所以当王叹之提着蛋糕回到家就被眼前的美色毫无心理准备地震在了原地时,封不觉眼睛一亮
      我靠,好像有戏啊!
      点上蜡烛,吃了蛋糕,居然是封不觉率先打破了沉默
      “王叹之。”
      “怎么了?”
      “你喜欢我。”封不觉平静地扔下一枚重磅原子弹。
      “……不,我爱你。”
      接下来回应王叹之的告白的,是封不觉的吻。

      “……所以我们就这样在一起啦。”封不觉以透满得意和得瑟的语气说完了他和王叹之的恋爱史,回应他的是全场鄙视的视线。其中或许还夹杂着刚刚春心萌动的男人们的心?
      “……”王叹之笑着看着封不觉,在男人们有如实质的杀人视线中搂上封不觉的腰,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封不觉只有一个,而封不觉是属于他的。
        他们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

     

一次莫名其妙的探讨会

*11.21钱钱生日快乐!!

           
    某天,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惊悚乐园里的各大工作室的某个头头异想天开地想要组织一场关于“疯不觉”这个大型祸害的探讨会。主要内容大概是研究研究疯不觉的弱点或者如何制止这个祸害继续祸害自家王牌……?
    不少人闻询而来,以至于会议当天,各大工作室里的中坚王牌们几乎齐齐到场……大家一照面,居然多多少少都是认识的人……龙哥、不怕、剑少、吞天鬼骁、湿婆……顶级玩家们几乎齐聚一堂。
    “诶,地狱前线里的队员也来了!”
    “哟大家好啊!”古小灵率先跟所有人打了个招呼“放心啦我们团长不知道的哦。”
    “你这么卖你们团长,你们团长知道吗?”“不怕”妹子也打了个趣。
     “反正团长不知道嘛~”
      “那个啊,这位枉小哥,早就想问了,你们团长是不是个神经病?天哪上次有个副本码德把我吓了个半死……那个叫什么括印之手的直接被他按在地里了啊!感觉他是反派boss那个括印之手反而是被害人……”
     “别提了这算啥,上次我们搞了杀戮游戏,这丫的居然跑去抢银行!气死老娘了!”
     “他居然还玩尸体……”
      王叹之看着这可能快要变成“疯不觉吐槽大会”的架势和这些议论的热火朝天的氛围,突然冷汗直流,因为他莫名想起了他们高中时那某几个组织……例如“封不觉歼灭委员会”还有“复仇者联盟”等等……

“好了好了,人差不多都到齐了,要不就开始会议吧。”
       鸿鹄作为在场跟觉哥合作过最多次的智将,率先推了推眼睛开始进行分析“……关于疯不觉,我甘拜下风。”
      “鸿鹄,连你都甘拜下风?”
       “只有真正与他战斗过的人,才知道他有多恐怖。”出人意料的,居然是絮怀殇回答了这个问题。
      “至少我永远不希望有一个这样的敌人。”几个曾与觉哥合作过的智将回道,“疯不觉……是一个光明正大的阴谋家。”
       在场的人们第一次意识到一件令他们倍感挫败的事。
      疯不觉,无解。
      疯不觉是万能且无敌的吗?
      不,当然不是。
      确实,他是战力榜的常客,他是被冠以诡策狂谋的称号的疯不觉。
      是因为他的战力惊人吗?别忘了,单纯论战力或是战斗意识,吞天鬼骁是当仁不让的最强。
       因为智谋吗?也不是,各大磨练多年的智将难道是吃素的不成?
     运气?王叹之和天马行空的运气才是够牛逼……觉哥曾经表示给他点小叹的运气他就能直接买张机票飞去澳门了……
     资源?经验?疯不觉甚至不是一名职业玩家,也从未加入过任何工作室。
     金钱?不怕妹子表示你真的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么?这家伙还倒卖游戏币呢!
       那又是为什么呢?
       不算太大的会议室突然一片沉默。
         而在这诡异沉默的时候,居然还有一个小团体在偷偷讨论着奇怪的话题……这个小团体主要是由疯不觉的粉丝们组成的,他们熟悉的就有两个……
     “……对啊对啊觉哥超帅的!”
    “而且没下限什么的也好可爱!”
    “觉老师人也很好啊!上次走狗屎运跟觉老师一起打本,出了很棒的装备,觉老师也是大方的拿出来分呢!”
      “………………”
     地狱前线的队员们好像最先意识到了什么。
     是的,他们的团长大部分时候很没有下限,行为举止特立独行疯疯癫癫……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对待自己的朋友比对自己还好,哪怕再好的东西,只要不适合自己绝不私藏……这些,对于王叹之这个与觉哥一同长大的竹马竹马的意识最是深刻。他是地狱前线唯一的团长,说来也奇怪,但封不觉就是这个团体的主心骨,没有了封不觉,地狱前线也不会存在。
      封不觉真的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勾搭一个猥琐大叔,也可以为了自己的朋友毁尸灭迹;他可以去肢解尸体,也可以拯救一整个被愚昧和所谓的神权奴役着的村民;他甚至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和人气,只为了传达一个“正确”的观念给这个充斥着“高烧”的人们听……
     这种种,组成了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封不觉。
     真正接触过封不觉的人,也很少会去真正的讨厌他,即使有些时候他确实非常拉仇恨也非常没下限……
     在这场会议快要落下帷幕时,一个小迷妹的笔咕噜咕噜地滚进了半掩着桌布的桌底,(对她们有人还带了纸笔……)而这个ID为钱钱的小姑娘把头和手探进桌底找到笔之后,僵硬地直起身子,莫名其妙地涨红了一张小脸坐在位置上安静如鸡。直到人去室空之时,才在同伴的提醒下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个临时会议室。
       已经离开的人们不知道,这个本应该在最后一个人离开时就自主撤销的会议室,居然没有消失。
     
     彩蛋
      这个ID名为钱钱的小姑娘魂不守舍地下了线,晕晕乎乎地躺在床上,不断回想那短暂到不能再短暂的几秒钟。
      那只滚进桌底的笔停在了那个盘腿坐在桌底的,穿着紫色长西装的男人腿边,而那个令她心心念念的男人捡起笔递给她,然后竖起修长的食指, 在他浅妃色的唇上比了比
    ——那是一个噤声的手势。
   
   
     

coser:蘑菇
微博:腐到烂了的小蘑菇
妆娘:馒头
摄影:老狼 class  蓝川
后勤:老狼
后期:微安
至今入惊悚坑也不过三个月,赶在高三前最后焦头烂额的两个月终于把正片出来了,这期间我不仅要冲刺期末考,暑假也仅有21天,暑假每天上课就高达八小时…这此正片对我本人来说也是一个挑战,能够在这最后的时刻进入惊悚坑,认识各位太太真的是太好了!
然而还是没赶上情人节最后一刻……心碎
就这样吧!
还有很多很多问题和瑕疵,请看官们多多包涵!
PS这是性转哦!

因为昨天才出的正片,正片现在还在后期中就不好发出来,那现在就丢一张手中的妆面图当预告啦!
PS这是妆面
妆面
妆面!
拍的时候并没有刻意模仿笑容和眼神
这边可以批评,提意见,但拒绝撕逼!

关于觉哥性转cos正片的文案场景(×

大家好啊又是我……
在下决心出惊悚乐园觉哥性转的几天后,在下以极快的速度做好了准备工作。
在解决了服装问题之后,新的问题来了
拍啥啊?!
我啥都想拍啊!
工程量太大怎么破啊!
在此向各位书迷跪求帮忙!
如果可以的话,请各位妹子汉子将自己喜欢的原文场景
留言或者私信给我!
最好能够截个图或者告诉我原文章节qwq
ps 觉哥性转!性转!性转!
想看觉姐搞怪,OK!
想看觉姐耍帅,OK!
想看觉姐日常,OK!
还有各种友情小剧场/花絮!
因为是性转,可能原设场景会比较少,会根据实情进行筛选QWQQQQ
在下会忍痛选出拍摄的场景和文案,尽全力还原Q_Q
或者妹子汉子们有脑洞的话欢迎提供啊!!
小妹在此跪谢了!!
至于觉哥原设和惊悚乐园其他角色在下会在明年高考后战,各位有相同的喜欢的原文也可以提前跟我说的!在下一定尽全力还原!
谢谢Q_QQQQ

出本

叶黄 love song 70
性转all叶 深沉 30
女神在上 70
叶all 叶不朽 30

庆生

五月二十九日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你们要的肉

……太柴了大家多多担待